《李昌华专栏》目睹台湾最近之怪现状

《李昌华专栏》目睹台湾最近之怪现状

这两天有位认识几十年,一起游行多少次抗议蓝色暴政的朋友,叫我以后不要 line 政治的资讯给他,他要健康,耳根清净;昨天有一群绝对深绿的朋友来电说:他们一群人这次选举要出国拒绝投票,我劝到后来真的有点茫茫然,不知台湾人怎幺这幺可怜。

我才知道邪恶痞子「外溢效应」真的有,不是智障年轻人被骗疯狂当帮兇,而是原来认同台湾的中老年人的要自我放逐,那是哀莫大于心死的苦。当年「惜其为吴汤兴、徐骧所笑尔」,后以沧海君自居的人写的「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扁舟去做鸱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会真的吗?

很多朋友支持绿色政权,不像有人说的是为政治利益;有人评论执政党的错失也不像有人说的被敌人分化,更不像有人说的是总统的「反叛军」,大家反叛的是邪恶中国和沆瀣一气的无蓝力量。

我们年少被国民党洗脑后觉醒,共同期望台湾永远脱离中国,成为李鸿禧教授说的「东方瑞士」。我们知道没有一个政府是完美的,但是要改革成廉能为人民谋最大福利,大家也知道台湾目前处境内外都很险峻,还好美国出了川普总统,他们深入了解中国的邪恶和赤化世界的野心,对中国全方位的制裁,台湾才出现曙光,如现今美总统是欧巴马或柯林顿夫人,请问能维持现状吗?

维持现状当然比马承认九二共识好,但美国朝野上下释出那幺多善意了,台湾连稍微突破一下都不敢,政府官员在国际场合都被训令不准讲「台湾」,这种唾面自乾的做法,让许多支持者失望,这算政绩吗?

台湾独立建国不是一蹴而几的,是要深耕教育的,当年「牵手护台湾」凝聚台湾人的心,使台湾往前进了一大步;现在民间推动反併吞公投,执政党中央避之惟恐不及,还快速决议党员不可参加。一个民进党员朋友暴跳说:民进党有苦衷为何不事先派人找主事者沟通,闹到支持者分裂。一个自称最会沟通的政府是这样对付自己人?还说:《民视》每天骂政府,怕游行到总统府大骂,民进党就不好选举。请问不让他们骂就好选举吗?政府真的没缺失吗?把同志变成敌人好奇怪!

《李昌华专栏》目睹台湾最近之怪现状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让我百思不得解的事真的多,当年研究国共斗争史,共产党出身的郭任教授等告诉我们共产的许多秘辛,教授语重心长的告诉我们:「你们想为台湾多做好事,中国人的非法之钱绝不可拿;中国的男人女人不可玩,拿了玩了,你们一生会被操控,会背叛你们的理想,做出对不起台湾的事。」史书记载,国民党许多高官和将领为了贪图钱财和女色,被共产党掌控成变节的可怜虫,毁了国家害了百姓,也让号称研究曾国藩(被国民党神化)面相学名着《冰鉴》超有心得的蒋介石知人之明破功,殷鑒不远。

可惜国民党的反共教育没把这一页页丢脸的往事教育台湾人,台湾人疯狂的跑去中国钓鱼台宾馆享受被钓的滋味,台湾的政商名流等去中国一定被监控,住进宾馆全程录音录影。台联党吴立委曾讲出他被跟蹤偷拍的往事,台湾人去爽快后变节的太多了;前部长郭女士去中国开会,高人指点她在旅馆洗澡一定要关灯,不然会被拍到不雅画面,可能会被剪接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郭部长照做了。高人呀真是高人!台湾到底有几个高人?

有一次教授告诉我们:「台湾政府要不被中国掌控,绝不能重用常去中国的政客学者等」,年轻时认为教授太偏激,岁月增长我终于知道个中道理了。有认识的台大教授绝不去中国讲学旅游,拒绝登入中国名人录是何等的高人呀!大学时读中国《论语》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何等正确。阿扁总统执政时,前中央银行陈副总裁提出,去中国要抽国安捐,现在想想还真的有道理,因为那里是危邦。

痞子「花名册」事件,一年多前我已听与吕副熟识的名政论家谈过,现场痞子讲得洋洋得意,提到「花名册」时,痞子太太勃然大怒,夫妇大吵而结束饭局。天下最可怜的时常是女人,丈夫做缺德事,老婆还要帮夫圆谎,说饭局吃得很愉快,问题是饭局现场其他四个人都是白痴或乡愿吗?真相易明都敢说谎,唉!中国《三字经》真的要改成「人之初,性本恶」了。

我了解台湾男人去中国不尝鲜的太少了,我常劝亲友学生绝不可让丈夫或男友单独常去中国或长住,因为撒旦的诱惑太恐怖了。像浮士德能拒绝诱惑的是圣人,问题连孔子都有外遇了,台湾有圣人吗?

我的绿色好友对民进党最灰心的是总统府、行政院和民进党对痞子被诺贝尔奖提名人葛特曼批判的态度。一个长期关怀中国非法摘取活体(法轮功)器官的美国人来台告诉台湾人:痞子有问题,党府院在很多议题上都保持沈默,惟独葛特曼来台,党府院很快的一起表态支持痞子,置姚文智于何地?

《李昌华专栏》目睹台湾最近之怪现状

葛特曼不是民进党影响来台湾的,但活摘器官与民进党、台湾人无关吗?秘书长胆敢把他撇开。当年纳粹屠杀人让世人痛恨追诉到现在,活摘器官的罪行比纳粹更严重几百倍,国际特别关注,台湾执政党的策略真的很奇怪。更怪的是府院都说:没证据不要乱控诉医生,目前太多证据都浮现了。党秘书长、总统府的发言人就不论了,台湾人寄予厚望的赖院长说的话对他威望一定有大伤害。我如果是他,我会说:「政府一定好好调查,使事情水落石出,还人清白或法办」,何必轻率为说谎成性的人背书。

我的好友很痛苦的告诉我,难道我们支持的现在民进党也………,所以会做亲痛仇快的事吗!天呀!我知道他已经痛心疾首到胡言乱语了,我请他赶快去看医师,希望他早日康复,我也知道「解铃还需繫铃人」。

中国孟子曾说:「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样的人在现在太稀有了。有人骂民进党议员为痞子搽脂抹粉,恐吓民进党,算了不论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原谅他们都是国民党教育体系的产物,想要成功不择手段。那个时力的立委不遑多让,历史洪流过了,他们全都了无痕了。

我们该检讨的是台湾人为何变得这幺急功好利,不管是非对错就是要得到想得到的。我看过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也看过李乔的《丑陋的台湾人》(书的律师是谢长廷),台湾人的丑陋是中国传来的吗?如果台湾继续被日本统治会变得好,我相信,但这一代(四十岁以上)的台湾人承先启后保留一些良善的台湾个性,当下被蓝色和号称无色红色联盟破坏蛮多。

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被蛊惑的乱了人性,台湾又缺少像日本明治维新时的福泽谕吉认真办「庆应义塾」(庆应大学),提出「脱亚入欧」论,引导日本走向成功之路。台湾新闻要走向正面良善内容才对,政论节目该减少,有些号称名嘴什幺节目都敢上,他们好像无所不知的胡说八道,如当过台大哲学系主任的在电视上讲的话语毫无逻辑,又背离事实,如果是我绝对藏拙,不敢糟蹋殷海光的招牌。我很早就告诉学生有些大学哲学系绝不能读;看到那些背骨的年轻议员来自台大法律系,我要告诉学生该做正确的抉择了。

台北帝国大学演变成台湾大学,可惜被蒋家父子尤其蒋经国糟蹋得很严重,经过四六事件、殷海光事件、哲学系事件……等,蒋经国派阎振兴去台大当校长。大家都以为政治大学是党校,但政大有些蜕变,有主张台独的当历史系主任,认同台湾向中国说 no 的当校长,那像台大从阎校长后变得比政大更像党校。国民党恶势力盘根错节的佔领台大到今日,民进党政府没从历史中得到启示,不能大刀阔斧的改造台大,让他最少回到傅斯年时期的自由学风。违法乱纪的人在中国包庇下一直要当校长,执政党最终找个时常去中国讲学的部长,唉!歹戏拖棚,民调如何高?那些乱来的如何不越来越嚣张?!

五十年前业师李定一教授曾在北投复兴岗政工干校对国军高级将领演讲,他公开呼吁中华民国政府应该立法让高级将领和高官可娶三妻四妾,原因是高官和将领时常有外遇。为了维护偷情者圣人形象,帮他们照顾情妇的奴才时常鸡犬昇天派做大官,有人做到总政战部主任,洗脑残害台湾人;更有当上国立大学校长的,把高贵的祭酒名位随便破坏送给走狗,台湾能不乱吗?所以高官应该多妻,你说不对吗?

才疏学浅的我也大胆的向政府提出一个良善的建议,请特别立法台湾人去中国嫖妓,从现在起自首者完全无罪,另一半都不可吵架、记恨或离婚,务必要像中国人说的「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因为这幺一来在中国有色情把柄被邪恶中国操控者可以重新做人,可以「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台湾可以减少变节者,台湾成为东方瑞士就会更近了,请问你赞同吗?

相关新闻:

柯文哲庙口献唱 闪避回应中国招待「花名册」柯文哲护妻呛名嘴 「智商低的觉得别人智商也低」《吴传立专栏》葛特曼「屠杀」一书国际记者会侧写活摘法轮功成员器官 葛特曼:柯文哲早知情,是骗子!